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万众堂9832c >
金鹰数据论坛柳化股份困局:欠税欠费欠债 依靠自身偿债难于上青
发布日期:2019-09-29 15:51   来源:未知   阅读:

  截至2016年9月30日,柳化股份短期借款12.13 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12.27 亿元,货币资金却只有3.08 亿元,流动资产9.93亿元,货币资金、流动资产加起来才勉强覆盖短期借款。

  市值风云app以及市值风云公众号每日都在跟踪最新年报的主要数据、归纳业绩变动的原因,并予以点评。年报是一个会计年度公司经营活动、筹资活动和投资活动的总结,无疑是投资者全方位了解一个企业的经营状况、金鹰数据论坛资本结构和发展战略等方面的好时机。

  一份业绩靓丽的报表能够吸引大量的投资者,于是业绩喜人的上市公司,便迫不及待披露业绩预告和年报,业绩不那么令人满意的,只能说,丑媳妇也免不了要见公婆。

  当然也有还未公布年报就蒙上一层阴云的。今天登台的就是“身处绝境”的柳化股份(600423,SH)。

  柳化股份是一家主要从事化肥和化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的公司,主要产品包括硝酸铵、硝酸、氮肥、纯碱、硝酸钠、尿素。作为广西地区最大的化工化肥生产企业之一,柳化股份2003年在上海主板上市。

  近年来,化工化肥行业持续低迷,产品供求矛盾突出,竞争加剧,销售毛利率下降明显,大部分产品的价格都呈下降走势,甚至出现价格和成本倒挂的现象。广西壮族自治区逐步取消化肥用电优惠又进一步侵蚀了利润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柳化股份经营更是日趋恶化。

  2013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便亏损了1.5个亿;2014年,得益于非经常性损益,勉强以879万的净利润扭亏;2015年,经营持续恶化,亏损4.86亿。

  2017年1月21日公告,预计2016年全年经营业绩仍将出现亏损,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000万元到-80,000万元,再亏下去就该资不抵债了。

  柳化股份于2017年1月18日公告,因流动资金周转紧张,柳化股份及控股子公司湖南中成化工有限公司未能按时缴纳相关税款。

  截止2017年1月17日,柳化股份尚欠增值税2165.84 万元,尚欠城建税及教育附加税等437.87万元,腾讯QQ至尊宝功能停止申请 已试运营三年,滞纳金约65.83万元;湖南中成尚欠增值税483.16 万元,尚欠城建税及教育附加税等205.63万元,滞纳金约17.21万元。合计欠税3292.50万元,欠滞纳金约83.04万元,存在受到税务机关处罚的风险。

  屋漏偏逢连夜雨,税款和滞纳金还没着落呢,就又摊上官司了。广西柳州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起诉了柳化股份,上市公司因拖欠暖气费被告,也是好囧得说。

  2011年1月27日,发电公司与柳化股份签订了《暖气供需合同》,合同约定若柳化股份未按时支付费用则应向发电公司支付违约金。合同期满前,发电公司与柳化股份签订了《暖气供需合同补充协议》,将原签订的《暖气供需合同》期限延长至2016年12月31日。

  然而,从2014年起,柳化股份就没有依约按时足额支付暖气款,因此,发电公司向柳州中院提起诉讼。根据诉状中描述,直至2016年11月,柳化股份已经累计拖欠发电公司暖气款约6388万元。

  面对6000万的暖气费加上近2400万的违约金和诉讼费用,柳化股份一定要坚强,因为这只是毛毛雨,大块头的负债还在后面呢。

  柳化股份在2012年3月发行了期限为7年的债券,发行总额5.1亿,称为“11柳化债”。该债券附第五年末(2017年3月27日)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1-100个基点)及投资者回售选择权。即下个月“11柳化债”就面临着投资者回售,但目前回售资金尚未落实到位。

  上文已经提到,柳化股份自2013年以来,几近连年亏损,依靠自身偿债难于上青天。

  截至2016年9月30日,柳化股份的流动比率仅为0.28,短期偿债能力很弱;同时,债台高筑,资产负债率高达91.48%;另外,由于所处行业低迷,经营持续亏损,银行等金融机构收紧放贷,资金面十分紧张。

  截至2016年9月30日,柳化股份短期借款12.13 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2.27 亿元,货币资金却只有3.08 亿元,流动资产9.93亿元,货币资金、流动资产加起来才勉强覆盖短期借款。

  虽然柳化股份的控股股东柳化集团承担了“11柳化债”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但柳化集团的经营状况很差,债务负担非常重,已连续出现因债务违约而涉诉的情况,所持有的柳化股份的股票已被多次司法强制划转,目前其持有公司股票的数量仅为38,892,617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9.74%,且这些股票均已被轮候司法冻结,其为11柳化债提供担保的能力很弱。

  评级机构鹏元资信也将柳化股份的主体评级以及债项评级从BBB调降为B,认为“11柳化债”的回售兑付风险很大。

  这家广西柳州市的老牌地方国企,走到如今这种内忧外困境地,实在令人唏嘘。

Power by DedeCms